0 1分钟 1年

备用营地是一个距离原定休息营地半小时车程的村子。这个村子是刘堂春曾经巡诊来过的地方——村里的长老和刘堂春的关系相当不错。

一个只有百十来人的小村子,突然迎来了十几辆车,四五十号人的访客。村里人一开始当然有些紧张。直到看见了刘堂春的脸后,他们才放松下来。青壮们放下了手里的武器,而不少妇女和儿童还朝着刘堂春叫着“萨比偶”。

“今天得宿营了,大家抓紧时间下车休息。”刘堂春和长老们交谈了几句,获得了在村中各家院落里露营休息的许可后,他连忙开始了安排,“咱们队伍里的男同志们辛苦一点,分三班轮一下夜岗。要是有动静,那就赶紧喊人。”

一部分武装保卫们被分散到了村子的几个制高点和路口进行设防,而其他人则各自找了自己觉得合适的位置隐蔽监控。医生们则分成了两组,女医生们由钱益红带队,在村子最宽阔的院子里驻扎了下来,负责给队伍里的所有人做饭——说是做饭,其实就是把自热的干粮加热一下而已。而男医生们则被刘堂春分成了三组,准备轮流守夜。

其他医生们都是一晚上三班里倒一班即可。而孙立恩则被刘堂春叫到了面前。老刘同志苦口婆心道,“其他科的医生让他们值一班,我都担心他们半夜睡觉——这些专科医生夜班睡觉也是正常情况。所以,身为急诊科的兵,你得给自己加点担子。”

刘堂春平时有事儿直接说的性格决定了他一旦开始讲道理,那就没道理可讲的残酷现状。孙立恩当然知道老刘同志的性格,毕竟当兵出身,今天被预定营地突然拒绝驻扎,确实也让老刘同志有些紧张。反正小心无大错,大不了明天在车上睡一觉算了。

“刘主任,我盯一夜倒是没问题,反正我今天也不怎么困。”孙立恩琢磨了一下,准备接下值夜班的任务,“不过我从小到大就参加过高中大学两次军训,其他的我啥都没经验。这大晚上的让我值班可以,值哨这个……我也没干过啊。”

“这个简单。”刘堂春摆了摆手,“我给你找个位置,你今儿晚上别动窝了。只要视线里有动静,只要动弹的不是野生动物……算了,只要你看见视线里有东西在动,就马上通过无线电叫我。记住,要是不能说话,那就按三下无线电上的发射按钮。”

刘堂春的安排说的孙立恩背后一阵寒意,“刘主任……不至于吧……?”

“咱们现在情况挺紧张的,不过你别怕,这主要还是预防措施。”刘堂春正色道,“我今天晚上也不睡,另一个点我盯着。”

·

·

绝世美人纯白大片清纯唯美

·

吃完了胡佳亲手加热的干粮,孙立恩按照刘堂春的安排,在一个隐蔽的屋顶上爬了下来。这间屋子建的有些年头了。大概是因为建造当初,当地人为了在房间里多一个能挂东西的柱子,因此干脆把一颗郁郁葱葱的大树给围到了房子的正中心。借着树荫隐蔽起来后,从孙立恩的这个角度看下去,整个村子几乎都能收入眼帘。

“你主要看的就是村子周围的土墙,还有土墙远处的石头。”刘堂春在对讲机里吩咐道,“还是那句话,只要有动静了就在对讲机里喊我,记住了没有?”

“知道了。”孙立恩坐在屋顶上,用手搂住了旁边的树枝,艰难回答道。在他身旁,还有一名挂着步枪和瞄准镜的武装保卫。这个保卫是个白人,而且自带一股冷峻气质。自从他上了屋顶之后,这人就一直趴在孙立恩身旁,并且用自带的双筒望远镜观察着各个方向。但不管他究竟有些什么动作,反正就是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“刘主任,我这旁边已经有一个保卫了,这个点是不是就不用我看着了?”想了半天,孙立恩还是决定问一问刘主任。毕竟这个名叫“安德烈·亚历山大诺维奇·伊万诺夫”的武装保卫头顶上只有“高度警惕”这个状态。看人家的样子,自己也许反而会成为碍事儿的那个。

“他看他的,你看你的。”刘主任的声音很快就在对讲机里响了起来,“还有,没事儿别说话,保持频道畅通。”

孙立恩耸了耸肩膀,开始朝着空无一人的旷野观察了起来。

为了保证大家的安,盯哨的孙立恩可是一点都没敢保留。状态栏直接保持着程开启状态。反正只要没有人,状态栏就不会有显示。要是视野里有了人,那状态栏就会直接把这人的名字挂在视野里最显眼的地方。虽然没有试验过自己的状态栏最远能够观察到多远的敌人,但孙立恩可以肯定,用来覆盖整个村庄应该问题不大——至少他可以忍着头疼,看到村子最东南角一侧正在休息的轮班男医生们。

非洲旷野的晚上其实比很多人现象的更为喧闹。非洲草原的夜晚并不怎么适合人类居住——猎食动物大多会选择在夜间出没。而它们活动时产生的噪音,叫声甚至搏斗厮杀的声音,都会在寂静的夜空里传的很远。孙立恩趴在屋顶,眼睛不停的四下张望着,而心里却在怀念着四院的生活。在国内的日子虽然辛苦,在急诊科医院里上班的日子虽然累人,但毕竟大多数时候,还是有秩序和安的。来了非洲这才半个月,孙立恩的脑袋就被人悬赏了两万美金……这也太吓人了。

孙立恩就这么趴在屋顶上琢磨着,直到他的视线里开始出现了一些小小的状态栏晃动。

卧槽?真来人了?孙立恩顿时心里一紧,右手连忙往胸口的对讲机摸去。结果却因为心里太紧张而且动作太大,直接把对讲机碰的掉了下去。

对讲机即将落地的瞬间,那个一直趴着不动的俄罗斯籍保卫伸出了左手,轻轻巧巧的接住了孙立恩的对讲机。然后快速在上面按动了三下。

“不要说话,往后慢慢爬。”俄罗斯保卫用英语低声说道,“从后面的梯子下去,直接去找你们老板。”

孙立恩听从着专业人士的指令,手脚并用的朝着后面退了下去。状态栏一共显示了六个,也就是说,外面最少有六个不明身份的人朝着村庄悄悄摸了过来。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二十了,这个时间点悄悄靠近村庄的人,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人。

急诊医生大概都有这种遇事不乱的大心脏,孙立恩往后退的过程非常顺利。他悄悄下了房,然后转身就朝着刘主任所在的地方跑了过去。没跑多远,他就看到了以同样姿势朝着自己跑来的刘堂春,以及刘堂春身后跟着的三名武装保安。

刘主任自己手上也拿着一杆枪,看样式有些像是游戏里见过的AK47。他看到孙立恩之后,连忙问道,“怎么回事?”

孙立恩把刚才的事情一说,低声问道,“现在怎么办?”

“六个人?”跟着刘堂春的武装保安里,就有今天和孙立恩一车的那个法外突击手。他低声嘟囔了几声后对刘堂春的道,“刘叔,安德烈能解决最少一半的敌人。咱们直接找掩体做阻击就行。”

“你去把所有的队员都叫起来,让他们把防弹衣穿好了。”刘堂春则对孙立恩道,“告诉大家,就地隐蔽。如果我们这边枪响了十分钟我还没回来,那你们就和剩下的人都一起上车,直接朝着东北方向跑。往东北再开四个小时,就是联合国的维和部队营地,到了那边,你们就安了。”

孙立恩还没来得及问刘主任大家都跑了他怎么办,老刘同志就猫着腰带着三个武装保卫往村西南侧跑了过去。

这样矫健的刘堂春,是孙立恩从来没见过的模样。